他记忆里,也没有看到过几次她脸红的时候。

  抛开她被迫留在他身边的那段时间,她一直都是张扬和热烈的。

  碰上在他面前她要不要害羞这种事,她更在意的是他的反应,而不是自己的反应。

  即便她明明在男女之事上只是一知半解,也生怕在他面前露怯,装也要装出没什么大不了的坦荡。

  原本他的偏执是没有道理的,纯粹只是一种本能,不肯放开她,不接受她从他生命里消失的本能。

  都知道她不可能再和从前一样,他自己又怎么可能不清楚。

  他在这件事上的不信命,大概就是他这辈子唯一不理智的事。

  理智阻挡不了本能。

  穆北沉看着她几乎是罕有的脸红才确信,他也并不是真的从她身上已经无迹可寻。

  “你带衣服了吗?”苏烟被他看得头皮发麻,面上仍然镇定冷静。

  “没有。”

  “那你洗澡吧,我下楼去买一套。反正你不出门,睡衣就可以了。”

  穆北沉恩了一声,抬步进了浴室。

  这么半天的功夫,浴缸的水差不多也放好了。

  苏烟在门口听了听,确定放水的声音没了,他人已经进了浴缸。

  她当然不会那么好心亲自帮他下去买衣服。

  但不这么说是不行的。

  她家的衣服肯定被他当成女装,如果说是男装,就算他信多半也是对她还准备男装很不爽。

  她只能说下去买。

  苏烟马上翻了衣服,找出一套浅灰的浴袍。

  睡衣她也有不那么女性化的,但显然他们尺码上差别很大。

  浴袍的尺码没那么大区别。

  加上她买的宽松,他至少是穿的上去的。

  至于穿着是不是很难看她就管不着了。

  有本事他自己这么穿出去重新买一套算他赢。

  苏烟这么一想,心里原本对于他喊自己回来的事也没那么不平了。

  为了再给他多制造点障碍,让他在这里过得不爽,她又跑去客厅,把中央空调客厅控制器的电闸关掉。

  不过穆北沉这个人生活并不复杂,看上去举手投足都是贵族做派的讲究,但平时其实过得极为随意。

  不刻意的想办法让他在这里过得不顺心还不影响自己,有点太难了,她还要慢慢想想。

  半小时后,穆北沉从浴室出来。

  苏烟已经穿着睡衣趴在床上看杂志。

  而浴室旁边的一个脚踏上放着没开封的包装袋。

  “随便买的,你凑活着穿吧。”苏烟眼皮都没抬,腿往后翘着,慢悠悠翻着杂志,“拿好了快出去,不要在我面前碍眼。”

  穆北沉拿起来看了眼。

  宁远帮苏烟购置的东西都不差。

  不仅不差,还非常讲究品质。

  就算是一件睡袍都是专业领域里top1的品牌,舒适奢华高档。

  他就看了一眼,重新放了回去,“我不穿女装。”

  苏烟手里的杯子都差点抖了一下,“这不是女装!”

  “这是你的。”男人肯定的说,“不是你刚刚下去买的。”

  苏烟:“……”

  她顿时有点不爽,摆着脸色,“你还翻我衣柜了?”

  “烟儿,我不需要翻你衣柜也知道这是你的。”穆北沉远远睨着趴在床上晃悠着两条细白小腿的女人。百度一下“首席老公,强势爱!杰众文学”最新贝博app手机版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63560/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