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维奇很害怕这个威严的老者,因为他总是不苟言笑的,浑身散发着煞气,他就是整个血族城堡的执法者。

     然而此刻梅涅兹望着已经和他一般高的维奇却笑了,就像个和蔼的长辈:“维奇,你长高了,也变强了。曼特果然是对的。”

     维奇望着梅涅兹,身体已经紧绷,他深知眼前这位老者有多么强大的能量:“梅涅兹,我这回来是为了替曼特报仇的,希望你不要拦我。”

     “我为何要拦你?”梅涅兹的反问反倒让维奇措手不及,“你本就是血皇之子,体内奔腾的又是失传万年的龙蝠祖血,这座城堡本就是你的归宿。你要替曼特报仇,我更是没有意见。说白了,这是你们尼古拉斯家族的恩怨,虽然牵扯到整个血族,但最终也只有你们家族的人能做个了断。”

     “但是——”就在维奇等人松了口气的时候,梅涅兹铿锵有力地说道,“早在曼特以前,我就被先皇授予扞卫血族城堡荣耀的使命,我不允许有人破坏这份荣耀。血族城堡只有血族才能进入,其他人想要进去,必须先过老夫这一关。”

     “不可能。”子妍用冰冷的语气斩钉截铁地说道。

     她对于威廉乃至整个血族的仇恨怕是维奇一行人之中最强烈的,她为了这一天遭受了无数非人的基因改造,那如同地狱的十年时光,是仇恨一直支撑她走过来的。

     她要将威廉碎尸万段,不惜一切代价。

     而对于拦路的梅涅兹,她已经亮出了双刀,迫不及待地想把梅涅兹砍翻了。

     “梅涅兹,你的确很强,但是光凭你一个人是挡不住我们的!”绮说道。

     作为无面亲王,她实在不想和除了威廉以外的人动手,尤其是梅涅兹这位长辈。

     “和这个叼毛老头多说什么,直接把他干翻就是了!”莱恩直接转换成了最强的狼人姿态。

     梅涅兹有恃无恐地望着莱恩淡淡地说道:“曾经的狼族勇士,我听说过你,可惜一直没能见识你的本事。我一人的确拦不住你们,但是我血族也从来不缺强者!”

     梅涅兹大手一挥,他的身后便出现了五名血族,他们全都穿着华丽的礼服,戴着勋章,这是公爵级强者的象征。

     “维奇,你们只管往里面闯,我们来拦住他们!”

     没有多余的废话,莱恩一出手就是下狠手,直接一巴掌把梅涅兹拍在了城墙上。

     而下一秒就仿佛要粉身碎骨的梅涅兹瞬间化成了无数小蝙蝠散开,在十米开外的地方重新汇聚成本体。

     只不过此刻他手中已经持着一把比人还高的骇人镰刀,在阳光下闪烁着森冷的寒光。

     大战瞬间爆发,小妖三人和白千玦还有枪直接迎上了那五名公爵级强者。

     维奇,子妍还有绮三人则果断地冲进了城堡大门,直奔着象征着血族的血妖殿堂而去。

     就在五分钟前,血妖殿堂内还上演着奢靡华丽的庆功宴会。

     高近六丈的殿顶镶嵌着数以万计的奇石,发散出的红黄之光笼罩了方圆里余的神圣殿堂的每个角落。

     大殿空阔,却无任何木柱支撑。四壁上都是奇雕怪石,大多是不明的神佛鬼怪,偶尔也可见到几副精美绝伦的山水刻壁。

     面容姣好,身材婀娜的人类少女们端着由同类血肉制成的血食穿梭在坐台之间,还有一些极品在殿堂的中心歌舞。

     贵族们觥筹交错,谈论着此次大捷的战果,每个血族脸上都洋溢着自豪和虚荣。

     如果说之前他们还对威廉强硬篡位而心怀不满,那么现在他们已经对这位新皇充满了敬畏,此次战果是血族三百年来最大的一次,就连曼特的都不曾做到。

     大战得胜的狂喜让他们彻底忘记了被被谋害的先皇和这次大战中丧生的千百同胞。

     然而此刻,殿堂内鸦雀无声。

     所有血族都皱着眉头齐齐望着殿堂外,显然刚才梅涅兹带着公爵们冲出殿堂的时候,他们便察觉到了什么。

     那些正在歌舞的女孩有些不知所措,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热闹的气氛为什么一下子便降到了冰点,但是他们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又不能终止表演,只能战战兢兢地继续跳着舞,心中惶惶不安。

     只有威廉神色如常,笑意盈盈,倚在皇位上欣赏着底下的表演。

     路克和卡佩坐在威廉两边的王座上,也是皱着眉头。

     “他们回来了。”卡佩说道。

     威廉笑着道:“血族的盛宴,他们当然要来参加。说起来,我也已经有六年没有见过我那亲爱的弟弟了!真的想死他了,脑袋中记着的还是他小时候那副可爱的模样!”

     威廉虽然是笑着,但那笑容却让路克和威廉毛骨悚然。

     维奇一直想找威廉报仇,威廉又何尝不想除之而后快,维奇始终是威廉心中的一根刺。

     而这根刺在这六年时间里,已经扎的越来越深。

     威廉时常闭起眼睛,还能回想起六年前那个血脉觉醒大典上双目充血朝他扑过来的身影。

     那一刻,他胆怯了,虽然羞于承认,但他的确被燃血状态的维奇给吓住了,若不是当时有两个血族附庸替自己挡下了维奇,当时死的很可能就是自己了。

     这是威廉一生的耻辱,而这耻辱已经成了阻碍他实力精进的魔障,他必须除掉这个魔障。

     维奇和绮都是他的心腹大患,而此刻他们自己乖乖送上门来,威廉的确心情大好。

     他终于可以将这两个后患一网打尽了,从今往后,便无人能够再质疑甚至撼动他的地位。

     至于其他结果,狂傲的威廉根本想都没想过。

     当维奇三人踏进血妖殿堂的那一刹那,殿堂内只能听见在中心跳舞的舞姬旋转的声音。

     “欢迎回家!我亲爱的弟弟!”威廉脸上洋溢着笑容,站起身来敞开怀抱。

     维奇望着六年未见的威廉,脸上仿佛覆盖着一层寒霜。

     两人的神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父皇一直待你不错,你为什么杀他?”维奇质问道。

     威廉仿佛听到了什么惊世骇俗之语,板起面孔回答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的杀父仇人现在就站在你身边。绮这个妖妇蛊惑了我们父皇,趁他虚弱之际联合德拉库拉叛徒谋害了父皇,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我不知道她究竟对你说了什么,但亲爱的弟弟,你千万不要也被他蛊惑了。我们可是亲兄弟啊,血浓于水!尼古拉斯家族现在只剩你我二人了,只要你我联手,重振血族往昔荣耀指日可待。”

     威廉表情严肃,仿佛他发自内心的相信自己所说的话。

     维奇摇了摇头,有些悲哀地望着隔着整个殿堂的威廉:“你真是个无可救药的疯子。”

     “呵呵,这么说你们不是来参加这次宴会的?”威廉仿佛瞬间换了一个人似的,表情阴冷,声音也变得阴森可怖。

     “我这次来只有一个目的——杀了你!”

     威廉高呼:“所有人都听到了,尼古拉斯·E·维奇,我的亲弟弟,是来谋杀我的!是来谋杀你们的皇帝!我再次宣判,维奇是我们血族的叛徒,人人得而诛之!所有战士将他拿下!”

     所有血族蹭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打算对维奇三人动手。

     “我看谁敢动!”维奇一声暴喝,血脉贲张,无数血线从身体迸发而出在周身环绕汇成一朵包裹着他的血莲。

     就连站在其身旁的绮和子妍也不得不后退了两步。

     龙蝠的威压瞬间传遍整个殿堂,所有血族甚至是副公爵都难以动弹,他们感受到了源自于血脉深处的威压,就像是泥鳅见到了真龙。

     此刻他们连一成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这是——龙蝠祖态!”王座上的路克和卡佩也感受到了这种威压,立起身来惊诧相顾。

     作为血族亲王,他们自然对于他们的血脉祖先十分了解,只不过即便是他们那一代龙蝠也已经是传说中的生物了。

     他们没想到在万年后的今天,龙蝠竟然会重现于世!

     他们丝毫不怀疑维奇血脉的真实性,单单是那一份威压就是最好的证明,只不过因为维奇还未完全成长起来,这份威压对于亲王级的他们可以忽略不计。

     此刻他们心中想的是,如何才能保得维奇一命了,毕竟激活了元祖血脉的血族对于整个血族的价值是无可估量的。

     威廉此刻也是心神震动,他对于从维奇身上传来的威压感受更加真切。

     毕竟他们二人皆是尼古拉斯一族,身上作为血族的那一份出自同源。

     威廉只感觉自己再一次被侮辱了,他此刻眼中只剩下慢慢的杀意和贪婪,他要把这份祖血占为己有。

     “我要把你吃掉!”威廉毫不掩饰地舔了舔舌头,相隔上千米对维奇说道。

     维奇自然听懂了威廉的唇语,他自信地笑了笑:“不怕崩掉牙齿的话,尽管来试试吧!”

     “杀!”

     威廉怒吼,殿堂四角还立着四尊怒展双翼,栩栩如生的持兵血妖雕像开始震动,灰尘从其上抖落。百镀一下“血族手札”最新贝博app手机版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46931/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