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帝经》”

  天地化为黑暗,继而恢复光芒,令人战栗的恐怖气息一闪而没,大家的视线恢复正常的时候,不可一世的铜甲尸已经变成一具尸体躺在地上,再也不会动弹了。

  刘危安眼中闪过一抹痛苦,连续两次动用《黑暗帝经》在本已经透支真气的情况下,对他伤害极大。他的表情愈发的冷峻,声音没有一丝波动。

  “大审判拳!”

  凝聚在拳头是在劲气猛然爆发,冲上来的憎恶直接炸开,嗤嗤声响中,碎肉射向四面八方,把附近的低级丧尸都射成了筛子。

  “大审判拳!”

  地面炸开,出现一个巨坑,方圆十米内的丧尸都化成了碎片。

  “大审判拳!”

  刘危安一步一个脚印,大审判拳连续轰出,靠近的丧尸全部被轰出碎片,他走过的地方,留下一地的尸体残渣。

  大审判拳至刚至阳,威猛无涛。

  “滚!”

  刘危安猛然转身,拳头轰击在突然出现在背后的爪子上,爪子锋利无匹,切金断玉,偷袭者是捕食者,捕食者速度极快,极善于偷袭,被他们瞄准了的对象,连黄金级高手都得含恨,这只捕食者眼光不好,瞄准了刘危安。大审判拳浓缩到极点的恐怖力量爆发,捕食者的身体炸开,四分五裂。

  两只铜甲尸的死亡,极大地提升了进化者们的信心,也让普通人对于守住这里多了几分希望。人都是复杂的动物,虽然是刘危安把他们救回来的,但不是每个人都对刘危安有信心的,还有很大一部分人依然认为白茅区守不住,趁早逃走才是明智的选择,吕际善的蛊惑还是很有市场的。

  刘危安退回第二环大楼下的时候就停止了脚步,犹如一颗礁石钉在那里,大审判拳不要钱般轰出,每一拳都有十几只丧尸死亡,他一个人杀死了五百多只丧尸才倒回指挥的地方。看见他返回,所有的进化者都发出了欢呼。

  吴耳和吴湘湘相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震撼,且不说刘危安独自杀死了两只铜甲尸,完成了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光是他一个人顶住丧尸的攻击,轰杀了五百多只丧尸,其中包括捕食者、猎杀者、憎恶等高级丧尸,他们就没有一个人能做到。

  第一次看见刘危安出手的张泉深父子面若死灰,再也升不起丝毫反抗之心,以刘危安的实力,要杀他们,根本不用什么阴谋诡计,就是一巴掌的事情。可笑他们心中还想着积蓄力量反击。

  “省长,有人哄抢食物。”贾宁神色焦急冲过来。

  “这种事还要问我吗?”刘危安冰冷的目光扫了他一眼。

  “我明白了,我马上处理。”贾宁全身一冷,有一种被眼镜蛇亲吻了一下的战栗感。

  战争时期,粮食的消耗是正常的三到五倍,战士们的食物是随时供应,但是普通人不参与战斗,就只能四个小时一餐,这还是考虑到随时要逃命,必须保持体力,否则的话,一天一顿都是奢侈。不过,这也是实际情况允许,刚好有一些粮食,否则的话,都得饿肚子。

  “怎么说?”张芷溪见到贾宁回来,迫不及待问。本来,这件事应该她去问的,但是她害怕见到刘危安,推

  到了贾宁身上。

  “杀!”贾宁冷冷道。

  “啊!”张芷溪吃了一惊,于心不忍道:“他们只是饿坏了,本心并不坏,要不这次就原谅了他们,如果——”

  “没有如果!非常时期,更应该严格遵守命令,如果不是我们疏于管理,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贾宁不客气地打断。吕际善之所以如此轻易蛊惑那么多人离开,主要原因在于他们两个管理太温和所致。前面的战士拿命在拼平安,后面的人竟然还有心思讨价还价,这简直不可饶恕。

  刘危安把后勤如此重要的任务交个了他,他不想让刘危安失望第二次,否则的话,刘危安原谅他,他自己也不会原来的。

  吕际善一句话,害的一万多个普通市民死亡,这种事不应该,也不允许再发生。

  张芷溪眼神一暗,道理她都明白,只是女人都比较心软了。那边等待命令的刽子手见到贾宁点头,手起刀落,18颗人头落地,吓坏了所有的市民。经历了这件事后,市民们明显听话了,叫什么做什么,绝对没有第二种意见。

  “连珠箭!”

  “连环箭!”

  ……

  一支支箭矢划破虚空,精准无误洞穿一只只丧尸的眉心,奔跑中的丧尸又跑了七八米才一头栽倒在地上,再也没动过了。

  刘危安所在的区域,丧尸呈现一个扇形倒在地上,尸体越堆越高,最后形成了一道尸体围墙。相隔不远的张麻子看呆了。

  “我靠,这是冷兵器吧,也太厉害了!”

  吴湘湘、吴耳等人也是第一次见弓箭杀丧尸的,都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弓箭如此犀利,杀丧尸如土狗,喜的是这把弓是自己人一边的。

  相信守不住这里的人不仅仅是吕际善,还有他们。区别是吕际善一刻都不想呆,而他们还能坚持。但是看见刘危安的表现,他们的心态悄然发生改变。

  或许,能守住也不一定!

  从一点多到下午三点多,刘危安足足杀了三个多小时没有移动一下脚步,箭矢射完了就用狙击枪,三个多小时,各种各样的丧尸死了接近两千只,到最后,丧尸都不从这里过了。堆积的尸体太高了,从这边过跟翻山越岭似的。

  其他人两个小时换班一次,或者休息,或者补充能量,从这里也能看出这些人跟平安战士的差距,平安战士最少都是4个小时换班。

  虽然保证了体力,但是进化者死一个少一个,第二环被丧尸一步一步蚕食,最后还是没能守住,随着刘危安一声令下,众人退守圆形大厦。第一环被薛爷和大象大战的时候毁了,没法守。

  张泉深清点了一下伤亡,大约五分之一的人死亡,五分之一的人伤势太重,暂时失去了战斗力,还能动的只有五分之三的兵力了,这些人也大都带伤。张泉深小心地看着刘危安,有一句话他没说,但是表情谁都能看出,他对守住这里失去了自信。慢则明天早上,快的话,今天晚上就会被丧尸攻破。

  “张智梁听令。”刘危安沉默了几秒钟,开始下令。

  “属下在!”张智梁赶紧出列。

  “你挑选500伤势偏重之人组成后援队,分成10组待

  命。”

  “是!”张智梁迅速下去了。

  “剩下的人分成两部分,吴区长你带一半的人下去休息,两个小时后换班。”刘危安道。

  “是!”吴湘湘表情平静,没有一丝犹豫。吴三、吴市等人见状松了一口气,对刘危安的好感大增,即使在如此危险的时候,刘危安依然是让自己的人顶在第一线,没有让别人当炮灰,这样的人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

  “吕际善又回来了。”吴十亿冲进来喊道。

  众人都是一愣,他不是跑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难道带着援兵来了?玉山区的人和刘危安却是脸色一冷,眼中射出杀机。

  “他还敢回来!”

  没错,吕际善回来了。如果有其他的选择,他肯定不会回来,逃离的时候还有十几个人,回来的时候就剩下五个人了。人人重伤,受伤最重的是陈夏义,为了救吕际善,被白毛僵尸拍了一巴掌,差点把脑袋都拍碎了。

  五个人是经历了千辛万苦才回到这里的。

  “本来想回冷水区寻求支援的,没想到半路上遇上一只强大的丧尸,无功而返,我很惭愧。”站在堂下,吕际善一副自惭的表情,心中却暗暗叫苦。刘危安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他感觉不妙。

  “我记得你们来的时候,我就说了,进入白茅区就要守白茅区的规定,对吧?”刘危安平静地问。

  “对!”吕际善低着头。

  “那么,你们逃命,是谁下的命令?”刘危安的声音带着寒意。

  吕际善不说话了,一阵难言的沉默。陈夏义站在吕际善下首的位置,虽然深受重伤,却强撑着,站的笔直。他知道这会儿必须说话了,有些话吕际善不适合说,只能他来说。上前半步,躬身道:“当时情况是这样的,突然出现铜甲尸,大家的情绪都很激动,以为守不住了——”

  “以为?”刘危安打断了他的话,“看你的样子也是行军打战的好说,用‘以为’两个字来解释这一切,你认为合理吗?”

  “不合理!”陈夏义低下了头。

  “还有,听清楚我的问题,是谁下令逃跑的?”刘危安冷喝。

  “是我!”吕际善声音沙哑。

  “敢作敢当,也算一条好汉。”刘危安的声音骤然拔高,“拿下,就地枪决,以慰那一万多条无辜市民的在天之灵!”

  左右立刻扑了上去,把吕际善控制住。吕际善受伤不轻,加上控制他的是两个黄金级高手,根本不是对手,一下就控制住了。

  “你敢!”吕际善厉声大喝,又惊又怒,眼中喷射出怒火:“刘危安,你敢杀我,我冷水区和你势不两立!”

  “不要!”陈夏义惊呼,急切道:“如今丧尸势大,我们不能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还望省长网开一面,允许我们戴罪立功!”

  张泉深、吴湘湘冷眼看着,他们很想知道刘危安如何做。

  “行刑!”刘危安脸色冷峻,没有半点通融。林中虎手一挥,一抹寒芒闪过,人头落地,血溅三尺,快的让人措手不及。吕际善狰狞的头颅刚好滚在张芷溪的脚下,直盯盯看着她,张芷溪吓得发出一声尖叫。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46575/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