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两人旁边的云恒闻言,嘴角抽动,没说什么,因为他已经认定楚风是一个老妖怪了,其口气大点,也不奇怪。

  “你小子够了啊,不然别怪我让你出丑。”

  倒是旁边的唐风忍不住了,传音楚风,暗暗威胁道。

  实在是楚风这小子太能装了,让得他受不了。

  更何况,楚风才多大,有他大吗?

  既然没他大,这副老气秋横的模样,在他看来,就是在嘲讽人,不止嘲讽了在场的其它人,连他都给一起嘲讽了。

  这种不尊老爱幼的行为可要不得,要敲打才是。

  “别啊唐哥,这次就让我过过瘾好不好?以高人的身份装逼,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楚风闻言,连忙不动声色的对唐风告饶道。

  唐风沉默半响,才幽幽道:“仅此一次,这次过后,只要有我的地方,你敢当着我的面装逼,我见一次收拾你一次。”

  “好的,唐哥放心,仅此一次,以后有你在,我一定不再你老人家面前装逼。”楚风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直接以拍马屁的口吻回复道。

  唐风无言,甚至想要封闭六觉。

  因为他知道,楚风接下来肯定还没完。

  果然,就在楚风回应了唐风后,目光看向云恒道:“云恒贤侄,你师尊府邸蕴妙不可言啊,蕴含大道真韵,实属世间难得一见的修炼宝地,想来他早晚能踏出那一步,阳间注定要在多一尊大能了。”

  听到贤侄两字,顿时,云恒面皮都在颤动,想他一个修炼数千载的神王,被一个少年模样的人称为贤侄,这一幕怎么看都怪异得很啊。

  好在,云恒已经认定了楚风是一尊老怪,只能默默的承认了这个称呼,并没有反驳,甚至,他还亲自请出了一位长老前来作陪,专门招待二人。

  “道友请看,那就是天尊到场的药田,内蕴奇珍,里面生长的都是世所罕见的大药,外界就算想见都见不得一株。”

  太武一脉的长老招待着二人来到黄金殿宇外,在那里,有一处烟云朦胧之地,里面五光十色,精气滔滔,各种宝药在吞吐天地之精,形成一幕幕造化异象。

  至于为何来看这些宝药,自然是应楚风的要求,让太武长老为他讲解这次盛会的奇花异草,而重点自然是太武多年的收藏。

  至于会有这样的要求,自然是楚风盯上了这些东西,因为只要灭了太武,这些东西可都是他的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如此积极的走访道场各处。

  而他却不知道,在他身旁,有一人眼中的精芒比他都要旺盛。

  这人自然就是唐风。

  楚风想要太武的藏宝,唐风自然也想要,就是不知最后太武的藏宝会落在谁的手中了。

  “都是绝世精品,连史前的大药都有,太武道友的珍藏果真惊人。”

  心中所想,楚风自然不会表露,他抚掌一笑,在外人看来,他这是在替太武拥有这等宝药而高兴,开心。

  在看过太武的珍藏后,楚风心中已经有数,随即也不在到处闲逛,而是回到了黄金大殿中。

  这片黄金殿宇足有数十座,皆单独悬浮于半空中,各贵客相互分开,互不打扰。

  当然,也有贵客彼此相熟,凑到一起,畅谈古今,甚是祥和。

  此刻,也有人捧太武的臭脚,聊其这一生的战绩,声情并茂间,很是引人入胜。

  楚风听到有人在拍太武马屁,心中有些不爽,目光看向云恒,道:“太武道友这一生有太多的高光时刻,其中一些战绩甚至连我都不清楚?贤侄,能否为我讲解一下令师的辉煌往事?”

  提及这些,云恒顿时正色起来,心中已是隐隐有些激动,其师尊过往战绩确实惊人,他们这些弟子也觉得与有荣焉。

  故此,云恒稍稍组词了一番言语,开始为楚风讲解起来。

  其实太武天尊这些年的一些战绩,都被专门收录在山门,甚至作成壁画,雕刻在山门大殿石碑上,想要了解,并不麻烦。

  随着云恒开始讲解,大殿中声音渐渐小了下来,许多人都认真的听着,特别是那些各族小辈,他们可不是时常有机会来到太武道场,也没机会了解天尊的往事。

  这对他们来说,能了解一位天尊的成长经历,也算是一番不小的机遇了。

  “我听闻太武道友少有的败绩就是,却在小阴间两度失利,也不知···”

  当云恒把太武天尊这一生的重大事迹说得差不多了,这时,远处的一座宫殿中有人出声,表示疑问。

  因为当年发生在小阴间的事情只在小范围内传递,当事情传开后,众人才知太武失利这回事,至于是如何失利的,他们不少人至今都还不清楚。

  随着那人的声音落下,紧接着就有声音再次响起:“小阴间不过是一片坟场,里面都是些鬼物,死尸,岂能让太武道友失利?我看,太武道友应该是在小阴间遭遇了史前人物,否则就算是天尊鬼物又如何,岂能让太武道友却步?”

  一旁,楚风听到这人所说,被勾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顿时眼底深处闪过一抹血芒。

  “铛!”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钟鸣声,许多人转头观看云端上的传讯金钟。

  而在旁边,云恒立马得到禀报,脸上立时露出喜色,朗声道:“吾师已经求得大药,现在已经从祖庭出发,不日就会回归。”

  楚风闻言,本有些阴沉的神色,顿时扒开云雾,喜笑颜开道:“太好了,太武道友终于要回来了,我都快等不急见到这位昔日的道友了。”

  旁边的太武长老见此,很是惊讶,而云恒也很诧异,这位的跟他们师尊的感情如此之好?好到,听说他们师尊要归来,身体都颤抖了?这是太过开心所致?

  倒是旁边的唐风并没有太多惊讶,他自然明白,楚风身躯颤抖,虽说是因为开心所致,但楚风这开心,明显跟两人所想的开心不同。

  “控制一下自己,你这般模样,也不怕到时直接把太武吓跑了。”唐风感受到楚风情绪微微有些失控,摇了摇头传音提醒道。

  PS:提前说一下,凡人明天生日,可能会举办个生日宴会,所以明白能不能按时更新,暂定,希望各位能理解。(¬_¬)瞄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4642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