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海界,大陆,某片不为人知的地域。

  幽暗的殿堂内,一簇簇火苗腾起,微微照亮。

  殿堂内的一座座法阵骤然运转,道道模糊的虚影从法阵上出现。

  “暗罗,鬼面,极影,罗刹……你们来了。”

  首座的虚影开口。

  随着几道虚影的出现,整座幽暗殿堂内的气氛,更加森冷,仿佛连灵魂都能冻结。

  “魔影,那家伙果然没来吗?哼!”

  一个虚影开口,“要不是魔影暗杀大道宗高层屡次失败,让我们「暗影公会」声名受挫,如今怎么会被那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扑克杀手协会’抢占了大量份额!”

  杀手的生意是有限的,特别是位于顶层的杀手。

  除了极少数身居高位的合一境,和神域境,又有什么目标值得他们「暗影公会」的前十杀手出动?

  但这样的目标很稀少,市场就那么大。

  「扑克杀手协会」却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就承接了十几个顶级单子,还无一例外暗杀成功,让「扑克杀手协会」威名远播,‘多次暗杀失败’的「暗影公会」,就成了负责衬托的同行。

  “现在的目标不是暗影公会,而是大道宗。”

  首座那位冷冷说道,“暗杀大道宗高层的任务,如今依旧挂在公会内,只有将这个任务完成,才能洗刷掉我们暗影公会的耻辱……”

  另外几道虚影突然就不说话了。

  嘲讽归嘲讽,对‘魔影’的能耐,他们多少是认可的。

  最多比自己略差一筹。

  魔影暗杀屡屡失败,七曜联邦高层神秘失踪,光曜大阁老惨死城外……这一切的背后,无不彰显着大道宗非凡莫测的实力。

  暗杀大道宗长老的任务,如果有把握他们早就做了,正好可以踩着魔影上位。

  首座的虚影沉默了半响,“我知道,单凭你们其中任何一位,完成任务都有些风险,但你们可以合作……”

  几道虚影没吭声。

  “世界在变化,强者辈出,「扑克杀手协会」之所以能悄无声息暗杀神域境,就在于合作。一位顶级杀手在戒备森严的区域内暗杀势力高层,困难重重,两位顶级杀手合作就轻松许多,若有三位,那就是手到擒来。”

  说得有道理,但我们不想合作。

  暗影公会本就是一个宽松的平台,只是他们顶级杀手的身份已经和公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互相之间的身份依旧是隐蔽的,或许是某位独行强者,也可能是某势力的高层。

  公会的创始人都不清楚。

  几位顶级杀手依旧不吭声。

  “无需着急,人族有句话说得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大道宗一日之内覆灭七曜联邦,让不少顶级势力忌惮、恐惧,固然,他们当中有不少选择交好大道宗,但……耐心等待,再过不久,就有我们出手的机会,届时,大道宗必没有翻身的可能。”

  首座的虚影发出“桀桀桀”的笑声。

  其他几道虚影对视一眼,也点了点头。

  既然有机会洗刷暗影公会的耻辱,那他们,也不会拒绝。

  但合作依旧不太可能,有顶级杀手已经打定主意,到时候,就看谁暗杀的大道宗长老比较多了。

  ……

  天堑山脉的某处山林内,已经‘突破’至踏虚境的心魔族异兽,已经成了附近一带的霸主。

  他张开嘴,仰天咆哮,“人族,你们等着吧。”

  ……

  “哈欠~!”

  唐禹摸了摸鼻尖,到底是哪个刁民想害朕。

  这么一分神的功夫,对面那尊手持长枪的神域境巅峰,刷刷几枪刺破了虚空,将他的身体向串咸鱼一样串起来。

  猛地一震长枪,唐·挂了九十九次·禹,身躯四分五裂。

  “又双叒叕输了,这次坚持的时间更短。”

  没错,将唐大领主串起来一百次的巅峰神域境,就是被南希暴揍碾压的无敌强者。

  身为领主,唐禹自然也是有动用圣器的——装备不用那岂不是傻子。

  但用了「天地锁」的自己,正面对抗依旧不是那尊巅峰神域境的对手,除非刻意拖延时间,那样训练意义就不大。

  「天舟」也是,可以让自己保持不败,但唐禹尝试操纵「天舟」,以无可匹敌的力量撞去,结果,就被巅峰神域境躲开了。

  战术失败.jpg。

  真正同顶尖强者厮杀了才发现,自己虽然掌握了几招强悍的杀手锏,但倘若没有人配合,咳咳,自己充其量也就比海盗将军略强一筹。

  丢脸丢脸。

  唐禹退出了战场。

  这时候,

  待在绿荫的本体忽然察觉到天地的变化。

  ……

  时间退回几分钟前。

  自从「精神时间屋」建立,可以以十比一的时间参悟法则,依莲除了分出些许精力处理后勤部的事物外,几乎天天泡在「精神时间屋」内。

  忽然心有所感,依莲一步迈出,来到世界树下。

  微风吹拂,衣裙飘飘。

  依莲所在的地方,一朵朵银白色的冰晶花蕊绽放,漫山遍野。

  她的身后,层层叠叠的虚影浮现。

  有绵延数百里的白色山脉。

  有蜿蜒不知几许的冰河。

  也有冰雪融化,万物初生。

  像是被拉长了时间跨度一样,所有冰雪场景都在以极快的速度变幻着。

  唯独虚影中的人影不变,宛如横跨时间的长河。

  整个天南省内,所有人都震骇地抬起了头,呆呆望着天空中倒悬的虚影。

  忽然,

  雪花飘落。

  填满了不少庇护所的街道,有孩童伸出手掌,看着雪花飘落在掌心,兴奋地蹦跳起来,揉起雪球,嬉戏打闹。

  觉醒者是无措地望着。

  身居高位的人已经在四处打听。

  无论是山林、沙漠、海洋,或者是火山环境,这一天,都飘起了皑皑的白雪。

  半个夏国内可见。

  将天地染成了素白色。

  大雪持续了足足一个钟,才渐渐放晴。

  天空上倒悬的虚影消失。

  唯独不少冰系能力者,凝源境以上的觉醒者才发现,天地之间,冰系源气雀跃了许多。

  有人施展了不熟练的冰系法术,竟觉得无比顺手。

  有冰系异兽忽然突破了境界,颇有灵智地跪在地上嗑了几个响头。

  “呜~呜~呜呜~”

  天地鸣音。

  世界树下,依莲已经完成了蜕变,睁开双眸。

  她伸出手,最后一片雪花消融在掌心。

  覆盖了大半个夏国的雪落异象,街上已经推起十几厘米厚的积雪,忽然,瞬间消融不见,一切都宛若幻觉。

  “就叫…初雪。”

  ……

  “what?你说啥?”

  唐禹看着仿佛没什么变化的依莲,满脸不敢置信。

  突破神域境后,依莲气息依旧,只是显得更加深邃,而在他的眼中,又似乎能看到,依莲一举一动都暗合天地法则。

  “嗯呢,在突破的时候忽然有灵感,就自创了一式神通。”

  唐禹:“……”

  啥都憋说了,咱还是聊聊别的吧。

  “咳,你突破后有什么感觉,还是先试试你如今的力量吧。”

  当然不是以他为靶子尝试。

  两人来到精神空间,一同到来的还有分外好奇的南希、竹鼠栗、空等人。

  唐禹伸手一挥,一片广袤的原野出现,幽幽草木芬芳。

  依莲置身于原野上,她先是闭上眼睛,花了几分钟时间熟悉变化。

  片刻,

  她眼眸睁开,无形的波动以她为中心扩散出,齐腰高的野草齐刷刷地弯了下去。

  下一刻,草木、云朵,山岳、河流,都染上了一层霜白。

  一股磅礴的,难以言喻的领域力量,猛地席卷开来,笼罩了周围天地的一切。

  唐禹瞬间窒息,体内的源力就像泥浆一样,想调动变得万分困难。

  身躯也仿佛背负上了亿万吨重的山岳,领域被束缚在体内无法张开,感觉自己十成实力发挥不出三成。

  “怎么会这么夸张?”

  他也曾和依莲玩过领域对对碰,基本上三七开,他三,依莲七,但两人的领域强度相差不大,战斗时领域的影响微乎其微。

  就如同神域境强者之间的战斗,很少张开领域,反而在对付合一境时,哪怕只是几公里大小的初级领域,也能压得合一境喘不过气,迅速奠定优势。

  但此刻,

  唐禹就像那个被压得喘不过气的合一境一样……哦,他本来也是个合一境。

  周围,竹鼠栗情况比他更尴尬,整个人趴到了草地上去,只有南希状况好一些,但也涨红了脸。

  唐禹迅速将自己从‘亲身体验’模式切换到‘观众’模式,身体一瞬间变得仿佛幽灵,场内的一切变化都影响不到。

  他嗖一下飞上天,借助管理员的权限俯瞰整个原野。

  “竟然是……1000公里范围的领域!!!”

  普通神域境,领域的极限也就是一百公里。

  唐禹几人曾经的领域范围是两三百公里——并不等同于资深神域境的两三倍,而是呈几何倍数递增。

  如今,依莲却是一千公里整!

  领域的力量提升了几十倍!

  “怪不得连我都感觉喘不过气,真不是我蔡!”

  依莲调出了自己的对手,一尊伪圣。

  嗯,正是海盗三皇中的最强者,龙皇。

  并非他们跟龙皇过不去,实在是所有伪圣当中,龙皇是其中信息被收集得最全面的一位——谁让当初赤皇跟龙皇大干了几场。

  模拟出的龙皇,应该有真正龙皇的七八成战力。

  许是依莲在调出对手时,刻意设定了起手‘领域’的缘故。

  这尊‘龙皇’一出现,领域便如煌煌天威朝着依莲压迫而来。

  依莲同时展开了自己的领域。

  一个深蓝,一个浅蓝,两股领域力量将天空分割成泾渭分明的两半。

  猛地轰击在一块。

  刹那间,

  就仿佛石头撞击鸡蛋一般,浅蓝色的领域直接击溃了深蓝色领域,朝龙皇轰下。

  轰!!

  龙皇的本源损耗了至少1%~!

  携领域力量,依莲已经压制了龙皇。

  这时,龙皇手中出现了一件残缺圣器,他猛地挣开领域束缚,四面八方源气汇成了百米粗的能量洪流,轰向依莲。

  依莲也取出了圣器,

  于是乎,龙皇被碾压了,砰砰砰不一会儿本源就已经损耗超过30%。

  依莲见状,伸出白皙的手掌,掌心朝天。

  天空有雪花飘落。

  大地披上银装。

  仿佛一副唯美的画卷,让人不忍破坏。

  画面定格了。

  画中的龙皇也定格了。

  他的战甲染上了一层白霜,一头黑发变成了黑中有白。

  一片雪花飘落到了依莲掌心,消融成水。

  风拂过,

  僵立在半空的龙皇,身体随之消融,只余下些许雪花,被风吹得四处飘零,于空中消散。

  神通·初雪。

  牛逼(破音)!

  ……

  依莲的突破,所造成的动静不小。

  大半个夏国的人都看见了那场飘零的雪花,但雪花随即消融,雪水也没留下,没有造成影响,在各庇护所高层的安抚下,没多久人们就将这场独特的雪,给抛之脑后。

  唯有一些大型庇护所、基地市的高层,有所猜测。

  亚洲大陆上,除绿荫城外的少数超凡二阶强者,在那一天似有所觉地,望向绿荫城。

  “绿荫城的强者,越发深不可测了。”

  依莲的突破带动了一阵闭关潮。

  领地追随者中,南希、空、红月、格雷特、谢伊等等,都已经卡在超凡二阶的巅峰。

  对触摸到法则的他们而言,超二和超三之间的瓶颈并不难跨越,但都卯足劲,想成为第二个突破至超凡三阶的人。

  唐禹也有所触动,他的眼睛看到火焰法则线条的流转,看见空间法则线条的扭曲。

  那层瓶颈就仿佛一个薄薄的膜,随时都可以突破。

  在依莲突破后的一个月,某天忽然天空阴云笼罩,同样遍布了半个大夏国,一度令不少幸存者回想起末世初期,被‘变天’支配的恐惧。

  阴云来得快,去得也快,仅仅不到半个钟功夫,就消失无踪。

  又半个月,天空中云层被染成血红,翻涌得宛如涛涛海浪,有人还隐约听见了浪涛声。

  但又宛如幻觉,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

  此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天象叕变,天空仿佛被一柄柄利剑捅穿,留下骇然的空洞,但空洞也同样只持续了一段时间,就消失不见,天空又是一片蔚蓝。

  各地强者:“到底还有完没完了!”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自己还没有突破?

  唐禹窝在床上,陷入沉思??。

欢迎大家访问:虫虫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2shuku.com/book/46373/752/